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许路儿人气短篇:一念相思-小说圈

125 全部文章 | 2018年11月29日
人气短篇:一念相思-小说圈


城外千里雪,茶社满堂春。
一位风趣十足的说书人正在唾沫横飞地说着世间离奇之事,引得众人不时出声叫好,整个茶楼热闹非凡。
“在看什么?”许翼轻拍一下花妙妙的肩,看着她没出息地一个激灵,不由翻了翻白眼。
“师兄,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奇怪,并不像来听戏,却天天准时报到。”花妙妙毫不尴尬,斜眼瞟着楼上靠窗的雅座。根据自己之前看仙侠小说的经验,这等俊颜冷面,气度不凡的白衣男子,定是个人物。
“我觉得他会是个大角色。也许和灵族有关。”
什么大角色,无非就是人长得标致了点儿。用她自己的话怎么说的?对,花痴。许翼内心嘀咕道。
别说,这个男人当真有副好皮囊,瞧这通身的气度便知非富即贵。啧啧,最近茶楼的大姑娘小媳妇渐渐多了起来,也不知与此有没有关系。
这时一个紫衫黑甲的矮胖子走了进来,点茶后便坐下来环视四周打量茶客。
又来了。花妙妙不胜其烦地瞥了他一眼。
茶楼二老板花妙妙,几个月来对眼前世界有了些了解。这个世界有三大族类,灵族、魔族与人族——虽然魔族与灵族看长相和人族并无多大区别——本来各自为生,井水不犯河水,但近些年灵族与魔族起了纷争。有人说几十年前魔族盗取了灵族的一件紧急物什,灵族讨要未果,只怕就要开战了。但也有人说怕是打不起来,果真有偷盗一事,以灵族的实力,哪能容得魔族安生度日几十年。
不管真相怎样,魔族为了扩充势力处处招兵买马倒是事实。
而那个紫衫矮胖子便是魔族一个小小百夫长,隔段时间便到处招摇撞骗,鼓吹加入魔族的种种好处。
“师兄,他当真不会坏我们生意?”
“静观其变,他不闹事,我们便不插手。”
等花妙妙再转眼,那个紫衫矮胖子已经坐到了“大角色”对面,正在眉飞色舞说着什么。而“大角色”只微笑摇头。那矮胖子说了半日,也不见对方松口,气恼非常,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要强行拽走。
“这位兄台,在下做点小本买卖不容易,还请兄台卖个面子,别扰了我的客人。”许翼赶忙上前劝架。
那矮胖子暗骂多管闲事,转身扬手便要动手,却发觉来者眼睛有红光一闪而逝。矮胖子呆了一呆,须臾便离开了。只是花妙妙觉得他的走路姿势怎么看怎么别扭——好像顺拐了!
“在下杨若,多谢兄台的……”白衣男子微一抱拳,一眼瞧见旁边两眼放光如痴如醉的花妙妙,话未说完小脸一白“扑通一声”晕倒在地。
“你把他吓晕了。”许翼很肯定地下结论。
花妙妙十分无语,一脸我即使不是倾国也算姿色尚可兄台你这样也太欺负人了的愤懑。郁闷归郁闷,先把人救活了再说。想着便执起白衣男子的手开始渡气。
许翼眉毛一挑,一脸鄙视:“师妹,渡气不需肌肤相触吧。”
花妙妙讪讪道:“这样效果好。”一边打定主意要试试,这位公子的肌肤手感是不是细腻如脂。
半盏茶功夫,杨若幽幽转醒,刚要起身相谢,就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一个俊俏姑娘握住,一抽,不动,再抽,还是不动。
“姑娘……”杨若微微皱眉,看着花妙妙的咸猪手提示道。
花妙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桃花眼暴露得太过明显,赶紧松了手,故作镇定道:“多给公子输入点儿能量,方能恢复得快些。”惹得许翼侧目。
难怪弱柳扶风的林黛玉让贾宝玉时时牵挂不能忘怀,只说面前这样一个俊俏公子娇滴滴地歪在这儿,脸颊微红,似嗔似怒,眉眼盈盈,大有不胜之态,这幅画面当真挠人心肝儿,很是能勾起圣母情结。

花妙妙百无聊赖正跟师兄耍嘴逗贫时,接到了杨若的邀请帖。上面写着为了答谢对他的救命之恩,特邀花妙妙与许翼赏花郊游。
赏花?话说这大冬天的,几天前的雪尚未化尽,赏得哪门子花?
左右无事,那就去吧。不然硬生生被美女拒绝,人家多没面子啊。花妙妙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再善良了,嘿嘿嘿。
出门前一天晚上,许翼往花妙妙脖子上挂了一个阴阳玉环,嘱咐她一切小心。花妙妙对他的谨慎嗤之以鼻,以那个杨若娇滴滴的娇弱劲儿,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不去吗师兄?”
“我去做什么,明显是要邀你的许路儿,我只是个陪衬。”许翼冷哼,转而认真道,“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纵然以前你法力高强,可现在除了渡气你还会什么?你若有事,我可万死难辞其咎。”
花妙妙感动得几乎落泪:“师兄你能盼我点儿好吗,不然三人同行啊,左手一个美人,右手一个帅哥,呃师哥……”
惹得许翼再次侧目。
晚上躺在床上,想着第二天的赏花之约。在那个世界的小情侣们也会逛街逛公园,但相比起来,花妙妙还是向往古代的男女之约。“月上柳上头,人约黄昏后。”郎情妾意含情脉脉,举手投足间别有一番诗画韵味。
呸呸想多了,他不是我的郎我也不是他的妾,人家只为答谢而约,自己竟意淫起来,真佩服自己的厚脸皮,花妙妙暗骂自己。不过想想与美人同游还是小激动。
花妙妙是穿越而来。那天她正在自己的出租屋内读小说,突然一阵强光闪过,她就失去了意识。对,没有车祸!没有坠崖!没有他杀!是在家看书!!
恍惚间自称是她的祖师爷的白发老头儿出现在她意识里,他说他掌管的命运罗盘出了问题,不小心把她带到了这里,等到九九八十一天后就将她送回原来的世界。为了补偿,老头儿答应在异世帮她准备一份惊喜。
这种霸王条约,她拒绝得了吗?
然后她醒来时便看见鹤发童颜的师父和风流倜傥的师兄。
师父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对她极好,十分纵容她的胆小怕事和愚笨无知。二十七年的孤儿经历,让花妙妙很是贪恋这种温暖。其实不回去也没什么不好。
师父法力极高,可是法力极高的师父却是独臂。她曾问过师兄,他却避而不答,并嘱咐她不要对师父提起,以免惹他伤心。
混吃等回家的日子何其舒坦,终于有一天师父对花妙妙日渐发福的身材看不下去了,语重心长地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要她帮他办一件事严昊,下山等一个人。
她以世恶道险妖魔横行为由婉言拒绝。万一事情未办完,她便回到原来的世界,岂不是辜负了师父的重托?无奈师父坚持让她去,并派师兄协助,还叮嘱不许欺压师兄。苍天,她寄宿的这具身体本人,得是个多不文明的主儿?师父看她郑重保证,笑了笑为他们送行。
临行时师父嘱咐道:“妙妙,你体质燥热,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太热的地方莫要靠近,否则后果很严重。”
她问怎么严重,师父认真回答,会毁容。
天哪,当真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于是她与师兄二人便开了一家小城里最大的茶社,一边赚一边等人。
左右无事,如果能跟一个古代美人谈谈朋友交往一番,也不枉这大龄花痴剩女的灵魂跨越千年到此一游。
再见到杨若,花妙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热情,生怕吓跑了美人儿。
可惋可叹没带个相机。这才叫美人儿,这才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高冷气度,连每根头发丝丝儿都闪烁着傲娇光芒,哪里是现在浓妆艳抹的某些面瘫明星比得了的。
正想着,突然一块帕子伸到眼前。
“花姑娘,擦擦口水吧。”美人儿非但不怒,眼底还有些许笑意。
花妙妙尴尬地接着帕子笑了笑。太丢人了,只是走了个神儿,眼睛就不听使唤了。
“这位公子,还是叫我妙妙吧,花姑娘……呃,不太好听,呵呵…”
“好……妙妙,唤我若谷便好。”他的眼神温柔缱绻,看得她心头一荡。
“公子喜欢听戏?”赶紧转移话题。
“说不上喜欢。”
“哦,似乎每日都见公子来小处听戏,还以为……”
杨若轻轻一笑,低低说道:“只因,妙妙美极。”
她转头看他,他的眼神光华流转,温柔真诚。
“谢谢啊!不过咱们走了好远哪,你确定有花可赏?”面对他赤裸裸的眼神勾引,花妙妙觉得脸阵阵燥热,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红透了。
他抬手指着前方。仔细看去,繁花簇簇,似乎还有戏蝶流连,好一片花海!而且花的中央有阵阵轻烟袅娜而上,原来此地有温泉。
冬日萧条,竟有这般世外桃源,真让人心旷神怡。花妙妙开心地在花丛里左转右转,望望这朵摸摸那丛,高兴得野马似的。没留神间一个趔趄,差点狗啃泥。好在被一双玉手扶住。
果然手如柔荑,果真手感极好。“……怎舍得你叠被铺床……”一下脑子里蹦出这一句来。下一瞬她便懊恼起来,难不成她就是个登徒子人设万厚良,还是天生奶妈子的命?
二人离花海越来越近,而杨若开始宽衣解带。
“你……你要干嘛?难道是要泡温泉?你有什么意图?”花妙妙叉手捂胸斜眼看他。
“妙妙多虑了,我只是觉得有些热了。你不热吗?”他轻笑出声。
放心了。她拍拍小心脏。果真要动起手来,就算他是个病秧子,以她现在的功夫,也不确定能占上风。
何况从他今天的状态来看,除了肌肤白了点儿,哪有半点病态?

不过风景虽美,花妙妙却无福消受。因为她本想掬一把水凉快一下,却在水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那张脸上妆容已花。而且此地燥热,才发现所谓温泉其实是沸泉,正在汩汩冒着热气。
她捂着脸赶紧往回跑,对着身后莫名其妙的杨若摆手道:“妙妙有事,先行告辞,后会有期。”
但没跑几步她便停了下来,因为有人挡道了,而且是很多人。
好吧,蒙面持刀的人设铁定是匪徒无疑了。不知道若横死异域,灵魂还能不能回得去。
“各位好汉,我没钱,要钱找他。”花妙妙松开捂脸的手,指指身后。
那帮人显然被她花掉的浓妆惊到了,骂了两声便往我身后冲过去。
谁能告诉她,自己跑掉留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人是不是有损一个穿越人的英明形象?她叹口气,转身往回走。
杨若看见她转身回来,愣了一下,然后摇头挤眼示意她走远点儿。
“各位好汉,值钱的都给你们,请诸位好汉放我们一马。祝愿各位好汉财源广进,财源滚滚……”她一边点头哈腰说着恭维话,一边将头上手上的首饰细软一一摘下来。
那帮人看了一眼东西,不见有多名贵,直道晦气,挥棒便要出气。
花妙妙心道不好,美人娇滴滴的身子骨哪能受得住,不比她皮糙肉厚。而且反正这不是自己的身体,只留口气就好,早晚要还回去。真是太有才了!
这样想着她便喜滋滋冲了上去,好像捡到便宜一般。一棒子抡在身上,抡得她翻倒在地眼冒金星。原来借来的身体,痛感一点也不弱。
杨若扑在地上抱起她,呵斥道:“你疯了?你可知你是个女子?!”
花妙妙咬牙笑道,“不疼不疼,你……”
“别说话,好好待在我身后盲嫂。”
他慢慢站起走向那些人,步子坚定沉稳。她看到那些人带着犹疑的眼神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场吧,瞬间觉得他的衣角也似乎轻轻飘扬起来。好想看看杨若此时的表情,一定很酷吧。难道他真的是个大角色?他有无上的武功?哈哈,想想都好激动,这不是小说中的段子吗,武林高手做保镖!
接下来的较量,花妙妙知道自己想多了。他会武功,可是很一般巴黎一夜。他们的交手更像是打架斗殴,只比泼妇厮打斯文了那么一点点。当那帮人意识到他们也占不了多大好处时,一声令下便撤退了。
花妙妙看着他凌乱的发丝和染了血的破烂衣衫,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气闷地斜她一眼,一边收拾自己的衣容,一边也忍不住笑起来。不知道有什么好笑错缘电影,他们却笑得停不下来,直笑得岔气。
“妙妙,你怎么样?”他过来查看她的伤势,她连忙躲闪,因为想起了花掉的浓妆。
他双手将她的脸扶正,说:“怕什么?不过是妆容受损……”然后花妙妙发现他的笑意慢慢凋谢,“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她赶忙跑到水边查看。
她的脸上浮现一片一片的红色,像猩红的血迹,无规则地在脸上蔓延。不止脸上,还有脖子,手臂……
原来这才是后果很严重。

“师兄,你说他是不是嫌弃我了?也是,当时我看见自己的鬼样子都吓了一跳呢。唉…怎么会这样呢?”花妙妙对着镜子长吁短叹。
“师父说过你不能受热的,师父说的话你什么时候放在心上过?不过如果不是我见过他,我都要怀疑他别有用心了。”许翼拿着从师父那儿快马加鞭取回来的灵药,小心地往她脖子后面擦。
那天杨若将她送回茶社便回去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从他黯淡的表情看得出,他很在意。她跟这位帅哥的异世之约,也许就这样结束了。心里真有点空荡荡的。
半月过去,杨若没有丝毫消息,花妙妙哀伤又无奈。正要下定决心斩断过往展望未来时,一人突然点名要见她。是上次送邀请帖的人,他的小书童。
他的话简单粗暴:他家主子病了,病入膏肓,弥留之际想要见她一面。花妙妙一边快马加鞭一边暗自感动,原来他没有不想见我。
等到她马不停蹄赶到那所庭院金雅然,顿时傻了眼:杨若根本没有生病,更不可能病入膏肓,他正在庭中小阁闲坐,沉默的侧颜寂静如水冯开诚。看见他微有惊诧的脸她意识到我上当了。她转头找那报信人,哪里还有影子。
花妙妙简要说明了来意,当然隐瞒了要为他送行之类的话。他盯着她很久,像是在确认那天的花脸痕迹。他的目光犹如芒针刺得她极不舒服,于是她转身便走玛米力。
“等等,我想……确认一件事,你可以帮我吗?”他垂下目光,似有迟疑。
花妙妙竟然不知道怎么拒绝,索性点头答应。
跟他穿庭过院来到后院一处山石旁。这片山石摆放奇怪,青石地上有一个更加古怪的图形。他执起她的手往图形里面走,她内心的激荡尚未平息,他就松开手退了几步,低低道:“对不住,妙妙,我只想知道真相。”
花妙妙抬腿追他,却发现已经走不了了。地上图形发出刺眼青光,形成一个光罩将她笼在里面。灼灼光芒如同万千利刃凌迟她的皮肉,痛得她咬牙切齿缩成一团。
“原来真的是你。”杨若似乎早有预料,并不十分吃惊,只是眼神灼灼盯着她,似乎在等她解释。
“疼疼疼……快让我出去,你在做什么啊!”她有点蒙圈,实在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发现从她的表情找不到他要的答案,他眼帘垂下遮住了眼睛。她看不见他的眼神。
“这个阵法是当初为了炼制那颗起死回生丹而设,丹药失踪后它便沉寂了,除非丹药再次出现……妙妙,你身上有那颗丹药。”
难道这具身体本尊就是那个盗丹人?那么他是这颗丹药的主人?如果是这样,那她还给他不就行了吗,话未说清楚能不能不要动刀动枪金亚荣!可她知道身上确实没有什么丹药,如果要有,那只能是在体内了。
“你是谁?”她咬牙。
“我便是灵族的少主。那丹药是为我炼制的。刚刚练就,尚未找到药引,便被魔族盗走。也许你也经历过生死之劫,丹药让你恢复,但并未全部吸收,故而复活了法阵。而且服用丹药者周围几里之内会有药气笼罩,若非法力高强之人不能察觉。”
他顿了一下,似是不忍心看我,脸转向一侧,“而服用者即使有强大法力,也会体质燥热,遇硫磺之气,便会身体出现红斑,凉透方退。”
原来他知道她的红斑是怎么回事。而且,他可能早就知道她是服用丹药的人。
“所以从一开始你接近我,就只是在试探我是吗? 你是灵族少主……了不起吗!你这个……骗子!”痛楚从身体蔓延,烧灼到心尖。
他从未与她谈及过感情,从未说喜欢她,可是她就是认定他是个骗子。
花妙妙的脑子开始混乱,痛感让她无法说话无法思考。她感觉体内有股巨大的力量要撕裂她从她体内挣脱出来,却被胸口带着的阴阳环死命压了回去,于是被压制的力量在体内汹涌澎湃横冲直撞更加猖獗。
她觉得自己要死了满堂爹娘。她用力抬头看着杨若想知道他眼睁睁看她死去会不会伤心。他侧着脸,看不见他的表情。
她绝望地闭上眼,终于受用不住,一口老血便喷了出来。
原来都是骗我的,这一开始就是个圈套。
“姑娘美极。”
“好好待在我后面。”
总结起来,他只用了两句话,便把她吃定了,可真是没出息。原来一厢情愿这件事,无论古今,杀伤力是一样的,都可以让人变成傻子而不自知。
“妙妙!”她听见有人喊我,杂乱不一的声音仿若来自天际。等她睁开眼,看见师父师兄正在施法破解法阵。
等她再度睁眼,已经躺在在师父怀里。他闯进了机关内,正在渡气压制她体内横窜的怪力量。看得出师父十分欣慰她还活着,只是他口中已流血不止,这种情形,还能出得去吗?
“师父,对不住,徒儿……先行一步。我欠的债我来还,这事与您无关。我不想欠任何人的,尤其是骗子。”花妙妙边说边看杨若,他站在那里背对着我站得僵直,置若罔闻。
她用力将胸前的阴阳环撕下,立时便有寒刃般的飓风从她胸口穿过,强大的力道将她抛向半空。没有剧痛,没有挣扎,她想此时她一定像一具没有生命的破布娃娃。
然后她看见他惊惶地跑过来,他眼中的犹疑悲悯渐渐凝聚成恐慌。原来他也并不是一点都不在乎的。她突然觉得很痛快,想笑却发不出声音。
他不应该是飞过来吗?就像看的仙侠小说,男主角衣袂翻飞踏云而来,将气息奄奄的女主角一把抱住,旋转,落地,多美!
可是,谁知道他是谁的男主角呢。
再见,奥斯卡最佳骗子。

“师父,您是说,您让我等的那人,不知道我们在这儿等他?那要想找到他,岂不是比大海捞针更难?”
当问起师父要等的人,被师父告知他也不认识时,花妙妙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就是说,他们连他姓甚名谁,是男是女,高矮胖瘦都不知道。
“那为什么要等这么个人?”
“为了全族。别急,用不用再等下去,相信不久就能知道了。”师父捋捋胡须,面色时而悲悯时而欣慰,十分古怪。
茶社里说书的中年人依然眉飞色舞,仍然有人捧场叫好。眼神习惯性地飘过斜上方雅座,那儿已经空了。花妙妙心里有凉风拂过,说不出什么滋味。
想起师父欲说还休的迟疑态度,花妙妙揣度着事情的真相。
按照通常小说里的路数,下一步应该怎样,而且,为什么非要让她来等这个人。花妙妙十分郁闷,忽而好像豁然开朗,难不成黄慧音,她有什么比较特殊的身世?不然,为什么之前盗的丹药偏给了她?
等等,如果她服用的确实是起死回生丹,如果市井传言是真的,那她岂不是魔族的人?
花妙妙立刻跳起来,仔细打量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多了个手脚尾巴什么的。
“花姑娘。”一声急促的呼唤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是那个送请帖的人,也是那个报谎的人,杨若的书童。
“是你家公子又病入膏肓了吗?”花妙妙低头看茶水,淡淡问道。
“姑娘怎么知道?”那书童继而反应过来,“姑娘,这次是真的,我家公子寒毒发作危在旦夕……”看出花妙妙在提示他上次的骗局,他急着解释道。
“虽说兵不厌诈,可是我不感兴趣。请回。” 花妙妙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姑娘,你不能这么绝情,我家公子……”
花妙妙走得飞快,逃跑似的。后面的血泪控诉不想再听。如果自己是只笨鸟,还是离是非远一些的好。
她心里有很多疑问,必须要找师父问清楚。一路还想着如果师父不告诉她,该怎样套话。结果师父并未打算隐瞒,稍稍理了理思绪,便开始讲述那段神话般的过往。
花妙妙是魔族公主,几十年前魔族发生内乱,族长也就是她的父亲被害身亡。于是在大长老,也就是师父帮助下,她费尽心思将始作俑者揪出来,并设下棋局将他们一网打尽。但中间出了些意外,以至于她自己修为废尽,受到剧创。
“你是我从小看大的,刚满二百岁的美好年华,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你死去,于是便设法盗走了灵族的丹药。人命关天,我也顾不得那灵族的少主是死是活了。”师父叹了口气。
“师父,您的手是不是那次行动受的伤?” 花妙妙看着他左臂空空的袖管,心里拧巴得难受异常。
他没回答,只是问道:“妙妙,杨若如果回来,你……”
师父的思维跳跃幅度太大,让人莫名其妙。
“师父,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就当猪油蒙了心,喜欢错了人。反正丹药也还了他,我们两清了。”花妙妙笑道。
师父看着她很认真地说:“那个法阵,进去之后非施法者之力不可能活着出来的,就算为师也不行。”
也就是说,是杨若将他们放行的?取回丹药即可,不谋害性命,他还算个君子。
“如果你没有那颗丹药,也许现在已经……挺不住了。”师父说的委婉。
也就是说,丹药他并没有取回?为什么呢,费尽周折,却两手空空。
“你在阵法中受到冲撞,只有那颗丹药,是醒不过来的,需要大量法力将其在你体内还原。”
花妙妙大惊,忙去查看师父的状况。
“不是我,我的法力不够。”师父眸色黯淡下去。那么,师兄也必然是不够的。
也就是说,是杨若?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有意思吗?花妙妙似有不屑地撇嘴。
“听说他快死了。我不想欠他的。”她平静地说。“有办法吗?”
师父盯着她的眼睛,想看出她的真实想法,但很快便放弃了。
“你要救他,办法倒有。他体质虚寒,虚不受补,所以没有药引不能直接服用丹药。药引嘛……就是你。”
师父见她没有反应,松一口气,“你需按照祖传之法调度体内丹药之力,然后以法力徐徐引渡与他。每日子时、巳时、午时三次,每次半个时辰。如果你耐力好的话,大概月余便可。”
师父见她仍无反应,又说道:“当然应该还有其他办法,容我再查一查。”
“师父,你说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师父狐疑得看着她,像看一个傻子,“丫头,你猜。”
“他喜欢我。” 花妙妙内心的喜悦慢慢蔓延到四肢百骸,心想,我要去救他,几个月也好,几年也好,反正我还有很多时间。

“你家公子呢?”花妙妙一路冲进他的宅邸,书童黑着脸拦住了她。
“你现在还来做什么,我家公子已经不在了……”书童阴沉着脸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什么是不在了?你说清楚。”花妙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忘了自己是个女子零刺青之声。
“我回来便发现公子不见了。还留个字条,说让我将宅邸变卖,遣散大伙儿,他不会回来了。你说他是不是去没人的地方准备羽化了?呜呜呜公子……”
花妙妙脑子里一片空白。天下之大,要去哪里找他?他还能支撑多久呢?
接下来的日子,师父派人四处打听他的下落,一个个消息出现,一番番现场确认,一次次失望而归。那段日子花妙妙过得浑浑噩噩,只剩一具丢了灵魂的躯壳,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要到哪里去。
但我还是我,我是一棵新时代的野草,不能为了情爱寻死觅活。花妙妙告诉自己。
某一日风和日丽,杨柳纷飞。花妙妙睡到近午,方晃晃悠悠来到茶社帮师兄张罗客人。天渐回暖,人也困顿乏累,她张嘴打了个哈欠,斜眼随便一扫,顿时愣住了。
那个二楼靠窗的雅座上做了一个人,一个很熟悉的人。
她看着那人,他并未看见她,但是她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像断线的珠子,擦不干止不住。他似有觉察,回头看她,一脸讶异。
“姑娘,我们可认识?你为何盯着在下哭得这般伤心?”他来到她面前,伸手递来一块帕子。
“你不记得了?我是谁?你是谁?你要去哪儿?”她抓着他的手腕,肌肤寒凉。
他眼神迷茫,微微摇头。看得出他气色十分不好,许是寒毒引起了失忆?不过无所谓了,只要他还活着,就不算迟。
“那我告诉你你是谁,你是我未过门的夫君,我们早有婚约。记住了吗?”她看着他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笑得好看,笑得像带雨的梨花。
他凝视她,目光温柔,抬手为她擦拭泪水,却发现只是徒劳。然后他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她。
“好,那我们便成亲。”
“你为什么相信我?”
“因为,妙妙真的很美。”
尾声
“师父,我是魔族,他是灵族,可以通婚吗?”花妙妙紧张兮兮问道。以后有了孩子不会半魔半灵吧不谬网?
“不用担心。几千年前,魔族灵族本是一家,叫做魔灵族,只是后来因内部纷争分了家。所谓魔族与灵族,跟人族之别,也只是修了法术。孔垂燊而魔族与灵族之别,只是修习不同门路的法术。譬如魔族法术以攻击、防御为主,灵族法术以疗疾和幻术为主。但二族法术都太过偏颇,以至于几千年来家族渐有凋敝之势。老夫空有感叹而心力不足啊!不过现在好了,大家又是一家了,哈哈哈……”
“妙妙,这位是灵族大长老。”杨若拉着花妙妙的手,上前拜见一位白发老爷子。
咦?这位老爷子好生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啊……祖师爷爷!”花妙妙目瞪口呆,半晌方慢腾腾挪过去轻轻触碰一下大长老。
“哈哈哈,丫头,怎么样,我不是鬼吧?欢迎你回家。”大长老笑哈哈看着花妙妙,向她张开双臂。
(完)

上一篇:小飞侠彼得潘经典句子

下一篇:小说盲嫂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