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谎言堂人物-“特区之父”吴南生把他的路走完了-领导文萃

91 全部文章 | 2018年02月01日
人物|“特区之父”吴南生把他的路走完了-领导文萃


2018年4月10日,97岁的深圳首任市委书记吴南生在广州离世画之国。如名字所示,他生于南方,作为于南方,又终老于南方。
因为主持了深圳、珠海、汕头3个经济特区的开拓和建设,在一种历史修辞里,吴南生被称为“特区之父”好孕临门。

闯将
吴南生广州的家中,花木扶疏,书画飘香。其中有一副对联,是他1979年除夕写下的,叫“托天陈大道,披胆语平生”。就在这一年,他在一次中央高层会议上,提出了在广东建立经济特区的建议,语惊四座,并留下“要杀头就杀我”的豪言。
支撑他这一想法的,是40年前广东凋敝的现实。
吴南生的家乡是广东汕头,中国南部的一座百年商埠。早在五口通商时,恩格斯就盛赞汕头为中国“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
为了抗日闹革命,吴南生离乡多年。1979年1月,他重回故土,眼前的一切让他心寒。曾被誉为“小上海”的家乡被迫战斗,在新中国成立30年后,满目“伤疤”:道路不平,电灯不明,电话不灵,马路污水横流,粪便臭气熏天,街上的楼房残破,摇摇欲坠。
穷则思变。想到家乡先天靠海的优势,和多侨胞的后天资源,他决定找外援出谋献策。他派人用汽车把一群来自泰国、新加坡等地的爱国资本家从香港拉到汕头周曼华,向他们问计。
来自新加坡的爱国商人罗新权说:“你敢不敢搞自由港?这样是最快的。你看我们的香港、台湾和新加坡能够那么快地发展起来,也是靠这个。台湾叫作‘出口加工区’,香港叫‘自由港’。”
此话一出,吴南生豁然开朗。尽管经历了十年浩劫,但他并没有放弃对外部世界的了解。
1979年2月21日晚9点,吴南生顾不上还在感冒发烧,给主政广东的习仲勋、杨尚昆及省委发了一封1300多字的电报,向他们汇报了汕头的情况和问题,并提出下放权力,利用外资发展经济、扩大对外贸易等建议。
7天后,吴南生从汕头回到广州。当晚,习仲勋就到了他家,听取意见,并鼓励吴南生第二天发言。翌日,在省委常委会议上,吴南生大胆进谏:“现在国家的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提议广东先走一步。在汕头划出一块地方搞试验,用各种优惠的政策来吸引外资,把国外先进的东西吸引到这块地方来……”“如果省委同意,我愿意到汕头搞试验。如果要杀头,就杀我好啦!”吴南生立下军令状。
这是一条石破天惊的提议,得到了习仲勋的肯定。习仲勋当场表态:“要搞都搞,全省都搞。”
4月,习仲勋把这样一份意见带到北京,递到了邓小平面前。在不同的场合,邓小平分别给了3句话:“就叫特区嘛,陕甘宁就是特区”“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邓小平说,深圳的精神就是“敢闯”。习仲勋交代:“南生,你去当中国的孙悟空吧。”

憨斋
憨斋,是吴南生的别号。吴南生改革开放时期的“闯”,某种程度上也来自于这样一个“憨”字。憨,是勇敢的敢,加上一个心。
1922年,吴南生出生在广东汕头一个贫民窟中让爱滚蛋。父亲是骑楼下摆摊修理钟表的匠人,大革命时期,已是工会的积极分子。家里虽不富裕,吴南生还是被父亲送到学校接受正规教育。
没多久,吴南生被潮汕地区的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所注意。1936年,他加入华南人民抗日义勇军。第二年,15岁的吴南生破格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对父亲掷下豪言:“您的儿子参加革命了,准备死了。”
1939年6月,日军攻占汕头、潮州。吴南生和他的战友们打起了游击。他们的队伍分成了两支,一支搞武装,一支搞宣传。后者由吴南生负责。
1941年香港沦陷前,大批内地知识分子滞留香港,中共为此组织“省港大营救”,由周恩来发出指示,八路军驻港代表廖承志、中共南委副书记张文彬、乔冠华等人与东江纵队联合组织。这个事件成为电影《明月几时有》的故事原型。
电影没有说下去的故事,是1942年,当廖承志、张文彬等人被国民党抓捕后,二十出头的吴南生,掩护幸免于难的南方工作委员会书记方方撤退。马秋子
完成任务后,吴南生没有留在广东生化汤配方,而是从重庆辗转北上,最后抵达革命圣地延安金宝拉。
延安苦寒内网通,南方人吴南生不以为苦。在他记忆里,“当时延安的风气很民主、活跃水象分期。物资匮乏,生活艰苦,但大家都很乐观”。
70年后,彼时的情境,历历仍在吴南生眼前。93岁的他感慨道:“忽忽七十年矣,岁月易得,因书志之哭诸葛。”

愤老
1982年,“冷空气”南下,山雨欲来风满楼。“特区除了五星红旗还在飘扬,遍地都是资本主义”“特区成了走私者的天堂”“特区是现代租界”等各种言论甚嚣尘上,直指吴南生等特区负责人。
上级一再催促孙燕美,要广东省委写特区工作总结报告。闷热的夏天,吴南生光着膀子在窗台上写《关于试办经济特区的初步总结》。第九稿时,因为急性心包炎发作,吴南生倒下。
病愈后,吴南生抄了《孙子兵法》中的一句话自勉:“进不求名,退不避罪,惟民是保。”
他给自己设下了很多“不”字。第一个“不”,是“我办特区期间,坚持不出国”。
“我是怕有人‘找事’,万一人家写两封信说你在外面如何如何,一折腾,什么特区也办不成了。”就这样,谎言堂吴南生成了谷牧和万里嘴里“不出国也能办特区的典型”。
直到1987年,吴南生卸任深圳市市长和市委书记后,才第一次去了美国。一个国家的经济,看交通;一个国家的文明,看厕所魅世紫眸。”这是他最大的体会。此后,他去其他省市参观,总是会留意高速公路的路面大货车多不多,城乡的厕所建得怎么样。
2008年吴南生当选“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位风云人物”。他的致敬辞是:“老当益壮,于挥毫中凝神改革之进路;老而弥坚,于直言中力陈政改之切要阿里微微。”
步入老年后,吴南生没有放下对特区、对广东命运的关注和思考。当舆论监督面临困境时,吴南生顶着一头白发拍案而起,仗义执言。
被不少人认为是“愤老”,吴南生呵呵一笑,并不介意,他说“所谓‘愤老’,无非是年纪大了,想留下几句真话与思考”滁州中学。
(摘自《领导文萃》2018年8月上)
稿件来源:《博客天下》精彩回顾
观点|资政|仕态|为政|笔记|哲思
读史|人物|域外|管理|品读|言论

上一篇:小辣椒双核配置

下一篇:小鹤双拼练习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