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贝因美米粉人生 祖绍先的“幕后”-文存阅刊

90 全部文章 | 2014年09月22日
人生 祖绍先的“幕后”-文存阅刊

北京是中国的文化中心,在这个繁星满天的地方,有一位来自吉林的文化名人与群星交相辉映, 共同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他就是现任中国电影美术学会会长、中国广电总局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集团书画院院长、 国家一级美术师、 原北京电影制片厂副厂长—— — 祖绍先。
早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时期,祖绍先就因参与 《毛主席去安源》 创作崭露头角。1977年,在北京颐和园举办的全国大型书法篆刻展上, 他的作品与郭沫若、 启功、 周建人、 张爱萍、赵朴初等艺术大师之巨作同堂列展。当时, 虽然他刚及而立, 却因此而名噪京城。
1990 年,旅居美国的华人华侨有幸在旧金山看到了 《祖绍先画展》 , 事后,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的夫人亲自登门向其索要墨宝, 祖绍先即兴为霍克夫人题写了 “富寿禧康宁” 五个大字, 为霍克夫人所珍藏。
1994 年春, 他与钟灵、 谢逢松合作, 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画展,这次联展由国学大师文怀沙主持, 其中祖绍先作品多达 60 件。 当年 5月, 祖绍先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六人联展。1997 年,文化部在京举办庆祝香港回归《中国艺术大展》 , 祖绍先被邀担任学术委员,他本人的作品也入选《中国艺术大展—— — 艺术设计卷》 。
鉴于祖绍先在书画艺术方面的卓越成就, 2005 年,国家邮政总局为其 16 幅书画作品发行了中国当代美术家专版邮票。
多年来,祖绍先数十次参加世界各地艺展, 其作品广为中外人士收藏, 他本人也被载入中外书画家名人录。我国著名电影导演凌子风先生在为祖绍先做画之题款中写道: “绍先吾弟聪明过人, 善书法亦擅绘画, 余敬佩,在尔之前不敢动笔。” 这里固然有凌子风先生自谦的成分,但也可看出艺术家们对祖绍先的肯定。
尽管如此,了解祖绍先的人总觉得他的声望远不及造诣, 其原因一是他本人 “在艺术道路上苦以求索,孜孜不倦枣阳人才网 ,从不想图利捷径、 哗众取宠” 。即使举办画展, 也皆为求得各方人士指点, 在求索中得悟。另一个原因是自从他走上工作岗位,始终在从事电影美术工作, 上面所列之成就皆属他本职之外的 “业余爱好” 刘骁骞。
天生我才
祖绍先 1945 年出生于哈尔滨, 但从小学到高中阶段都是在长春度过的。笔者是他在长春五中读书时的同学和玩伴。 那时, 他已承家传得师教,在书法和绘画方面展现出特有的天赋与功力,就连学校开大会的会标都要他来书写。 只要省市举行书画比赛比奥呼吸, 他的作品必定是第一名。
与所有成功者一样,祖绍先在书画方面取得的成就,也是天赋与勤奋相辅相成的结果。同学期间, 我们经常去他家, 看到的是房间四壁总是挂满了字画, 摞得一层又一层。 其中包括古诗词和一些碑帖拓片。当时我们还奇怪他平日说话经常会之乎者也,原来那时他就已经有了深厚的文化积淀。
1961 年,祖绍先考进吉林省重点高中长春第十一中学, 三年后, 他迎来了人生的重要选择。当时, 考虑到家庭经济状况, 他想凭自己能写擅画的特长直接就业,但他仍打算参加高考, 算是给自己这些年的努力一个交代。在长春电影制片厂一位美术师的建议下, 他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家里困难,没钱去北京, 是校长发动全校师生为他筹集了 40 多元钱, 作为去北京 “赶考” 的盘缠。那个年代, 同事结婚的份子钱才 5 角,可见祖绍先在学校的人缘相当不错。
从北京返回长春后,祖绍先又参加了当地的高考, 一个月后, 他居然收到了吉林大学和北京电影学院两份录取通知书。
两道金榜题名的殊荣证明了他的实力,也驱散了家庭经济拮据的阴霾,全家人决定即便有再大的困难也要让他把大学读下来。这年秋天, 带着自豪和梦想, 祖绍先走进了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 不幸的是两年后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但不幸中又万幸的是,1968 年他竟然能按期毕业。 仅就这一点, 祖绍先要比他上两届的师兄师姐幸运得多,因为这两届学生的本科分别读了五年或六年, 其中一多半是搞运动。
与全国各大院校毕业生的去向一样, 北京电影学院这三届学生也是一起被送往农村接受 “再教育” 。可就在他打好行装准备离校前往张家口劳动锻炼之际,一件改变他人生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 有关部门打算将已经过 “锤炼” 的几出样板戏拍成电影紫狂,可是各电影制片厂很多演职人员此时还没有 “解放” , 有的还属于“牛鬼蛇神” ,于是决定在北京电影学院这三届毕业生中留下一批,直接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
与 “屯垦戍边” 相比, 这是天地之别, 何况又是近千名学生激烈竞争十几个名额。祖绍先幸运地被选中了,重要原因是他写得一手好字。在将近两年的运动期间, 很多同学都荒废了学业,但祖绍先却利用帮别人写大字报的机会, 每天都在练字, 不管谁交代的任务,来者不拒, 为的就是练书法。 我国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曾诙谐地自叹, “我的书法是写大字报练出来的。” 看来只要有心, 什么环境都能造就人才。
分配到北影的祖绍先并没有直接进厂工作呆佬拜寿,而是被安排到京郊大兴县的五七干校劳动锻炼。1972 年, 他突然接到通知, 回厂参加样板戏拍摄。
这是一段看似偶然其实又很必然的经历。 当时, 上海电影制片厂著名导演谢晋带领一个摄制组来到北影,与该厂著名导演谢铁骊合作, 重新拍摄样板戏 《海港》 。 看过样板戏影片的人都记得,每部样板戏开始的第一个画面帕拉莫, 都是毛主席语录。 当时这种字幕都是用人工写在平板玻璃上, 再用电影胶片拍成的大唐悬疑录 。北影本来有承担这项工作的专业人员,但写了几遍都未能通过审查。 经过几次反复, 直接抓样板戏的那位很大的中央领导早已不耐烦, 她痛斥北影连个写字幕的都找不出来。 中央领导的不满让制片厂 “军宣队” 慌了手脚,他们撒开人马四处寻访,甚至考虑过聘请故宫或铸造铅字的专家过来帮忙。 这时都市进化眼 , 祖绍先的学长,就是跟随谢晋来北京参加拍摄的郭东昌, 想起了在五七干校种水稻的祖绍先。
祖绍先被接回单位,在仔细研究了此前报送的胶片后, 他很快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随后,由他手写的字幕在第一稿送审时就得到了那位中央领导的好评。 此后, 人们在革命样板戏 《海港》 片头看到的毛主席语录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就是祖绍先在电影银幕上的处女作。
“幕后” 人生
凭着一手好字, 祖绍先走进 《海港》 剧组,以 “特技副美术” 身份负责写字幕, 有时也参与拍摄一些特技镜头画面。那时,为稳妥起见,电影字幕首先要在座标纸上设计构图和布局,然后再用广告色把字描在玻璃或透明的赛璐璐片上。可是在玻璃板上写字并非易事, 更何况每个字只有 2 厘米见方, 而且要字体规整、 横平竖直、 颜色均匀。如果是用赛璐璐来写, 更要加十分小心, 因为写在玻璃上的字觉得不理想, 还可以擦掉重写, 但在赛璐璐上如果发生这种情况, 就只能另取一片魔法异界游, 从头再来。
其实如果拍摄普通的故事片,写字幕也并非特别辛苦, 但像 《海港》 这样的戏剧片就不同了, 因为其唱词从头到尾, 一句不差, 都要伴随画面出现字幕。这就使为样板戏写字幕成了十分艰苦、 枯燥的工作, 要有足够耐力和毅力才能完成。
正是凭这种耐力和毅力,祖绍先不仅完成了《海港》 、 《龙江颂》 、 《杜鹃山》 、 《草原儿女》 等影片的字幕工作,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产生了一种与其他字幕师迥然不同的体会,形成他对影片字幕新的诠释。
首先是他对 “字” 有了独到见解, 他认为中国的方块字有别于西方拼音字母,仅书法就有楷书、 行楷、 行书、 行草、 隶书、 魏书、 篆书之分, 此外还有印刷体类和各种变体美术字,而这些正是中国电影字幕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他觉得在银幕上最好不用草书,因为字幕是说明性文字, 如果用草书, 有的观众就可能不认识, 无法阅读。 即使是行草、 行书, 也必须写得清秀并且要使用规范字,不要使用异体字。在提出这些理论后, 祖绍先觉得在中国诸多字体中, 唯独缺少影视片头的字体。 于是他“上承金石篆简, 下启章草魏碑。取 《张迁碑》之古朴雄健, 容 《曹全碑》 之毓秀潇洒, 纳 《礼器碑》 之端严遒劲, 采 《石门颂》 之神韵飘逸,数十载潜心临池,终于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隶书风格” , 有了一空依傍之建树。今天, 由祖绍先编写的 《应用书法》 一书, 已经成为很多美术院校的教材和参考书林以真老公 。
祖绍先的字体创立后,很快就得到影视界肯定,在祖绍先题写片名的电影或电视剧中, 有好多并非北影拍摄, 而摄制单位本身也都有自己的字幕室和字幕师,在外行看来这种做法似乎不可思议, 但内行却觉得入情入理。
近年, 随着电脑字库的出现, 手写字幕逐渐退出了舞台,祖绍先也完成了对中国影视的历史性贡献。此刻有同仁劝他:出个集子吧, 既能留个念想儿, 又能填补电影工艺史中的一个盲点。 再说一辈子净给别人写名字, 总要让观众知道这些名字都是谁写的。
根据友人建议, 《祖绍先影视标题书法集—— — 墨影阑珊》 一书在 2009 年问世, 书中汇集了他从影一生的近 500 部作品。笔者案上就放着这部书法集,陈尊佑 每翻开一页, 都仿佛看到一部老电影, 勾起对往昔的回忆。 又好像走进了阔别多年的老北京胡同,看到了各式门楼、 四合院、 老商街的招牌幌号、 老字号店铺的楹联匾额。
一次,祖绍先在观看一部外国电影时受到很大启发,他意识到影片开头的片名、 厂名、 字幕时间虽短, 却是电影的重要组成, 同时也是一门值得研究的学问。 祖绍先认为: 影视的片头设计是为该部影视片服务的,必须根据影视片的不同主题, 不同内容簸箕板, 设计不同的方案, 不同的表现形式, 以达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正剧的端庄, 史剧的凝重, 喜剧的活泼, 悲剧的深思, 打斗片的火爆, 侦探片的悬念, 神话片的离奇……体裁不同, 内容不同,给影视片的片头设计提供了广阔天地锦灰堆,作为片头设计者, 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衬底画面、 字幕等手段, 在影视的片头做出大文章。
1979 年, 祖绍先担任谢添执导喜剧片 《七品芝麻官》 的特技美术师, 根据导演的构想,他在黑色的衬底上,将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牛得草饰演的县令唐成分为 5 个静止状态造型, 在画面上依次切入, 伴以怪音。 接下来是 5个唐成同时活动, 相对哈哈大笑。 然后是这些唐成同时向后一翻, 变成了 5 个立体篆书大字“七品芝麻官” 片名。这个片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也一直是祖绍先的得意之作。
在拍摄影片 《蔡文姬》 时, 因该片系郭沫若先生编剧,担任此片导演的著名电影艺术家朱今明先生便要求字幕全部使用郭老的行书体。在郭沫若纪念馆的支持下, 祖绍先翻阅了郭老大量手迹。但当时还没有复印设备, 他就只好用硫酸纸把需要的字双钩下来,再进行整理。尽管这样, 有些字还是没有找到, 于是他就用一些字的偏旁部首拼造,连偏旁部首都查不到的就只好仿郭老的笔意由他填补, 最后使影片 《蔡文姬》 的字幕几乎成了郭沫若书法的一个帖子。
电影学院美术系学生的理想当然是成为电影或电视片的美术师, 在这条道路上, 祖绍先是一位令后人仰望的成功者。早在 1972年,他就开始担任北影的 “特技副美术” , 先后参与拍摄了 《海港》 、 《龙江颂》 、 《杜鹃山》 等影片。1975 年, 祖绍先成为该厂 “特技美术师” ,参与拍摄了 《烽火少年》 、 《山花》 、 《巨澜》 、 《七品芝麻官》 、 《阿凡提》 、 《钟声》等一批影响较大的电影。
从 1986 年起, 祖绍先以美术设计师的身份参与拍摄了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 、 《蓝色妖姬》 、 《井冈山》 、 《二马》 、 《骆驼祥子》 、 《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 、 《乾隆王朝》 等影视片。
据统计, 在他从影 40 年的时间里, 共为500 多部影视片书写了厂标、 片名、 字幕; 在 5部电影中担任 " 特技副美术 ";是 11 部电影的 “特技美术师” ; 是 9 部电影、 375 集电视剧的美术设计师。这才是祖绍先倾毕生精力所从事的事业, 才是他对中国观众的贡献, 才是他四十多年来耕耘与收获的天地,也是他日前当选为中国电影美术学会会长的原因。
从 《电影艺术词典》 中可以查到, 电影美术是“为影片造型进行设计和制作的美术创作。具体工作内容分为影片的场景设计、 绘景、 置景、 服装、 道具、 化妆、 特技美术、 字幕等” 。这种抽象的概念, 显然不足以让人们了解祖绍先及其同事在影视剧拍摄过程中的任务和作用, 这里, 我们以 20 集电视剧 《二马》为例, 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二马》 是老舍先生早年旅居英国、 担任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华语讲师时创作的小说,内容是描写中国的马氏父子在伦敦经商、 生活的故事。 多年来, 他的作品大都已改编为影视剧, 唯 《二马》 例外, 其原因是故事背景发生在百年前的英国, 拍摄起来会遇到许多场景、道具、 服装、 群众演员等方面的困难, 加大电视剧的投入。
祖绍先在担任该剧美术设计后, 首先熟读了老舍原著和经过改编的文学剧本, 深刻领会了作者和改编者的创作意图。 随后便与导演沈好放及制片主任共同制定了一个原则, 即在英国只拍摄一小部分必须的场景,更多的外景都要在国内解决。即使是国内拍摄部分,也尽量不搭景,而是要利用早年的外国建筑外部造型诊所惊魂 ,与英国的大背景相衔接。原则确定后,祖绍先根据自己对青岛的印象,与导演、 制片主任一起, 对该市八大关地区和太平角一带的花石楼、原总督府, 以及众多的街道、 别墅、 码头、 酒吧、 咖啡厅等景点进行了考察, 确定并加工了 80%左右的内外场景。
随后, 摄制组来到英国, 仅用十天便完成了剧本中带有特写景点的拍摄, 其中包括泰晤士河畔、 墓地、 海德公园、 玉石牌楼、 牛津街、 赫尔本大街、 戈登胡同、 利物浦车站、 大英博物馆、 白金汉宫、 圣保罗教堂等。
在电视剧 《二马》 中, 发生在马家铺子内外的戏近 40 场, 按原著描述, 这是一爿专门销售中国古董的店铺,坐落在伦敦圣保罗教堂附近的一条小巷里,在门前就能看到圣保罗教堂的轮廓。 祖绍先他们用了一天时间, 才在教堂西侧找到了与教堂具有这种位置关系的两家店铺, 但其中一家是酒吧, 另一家是鞋店。经过与导演、 摄像师协商, 他们决定利用这条街作为马家铺子的大环境,将酒吧和鞋店外观分别作为马家铺子与亚当斯古玩店的外部造型,回到北京后搭建了两个店铺的局部内外布景,与现场拍摄的伦敦 WATLINGSTREET EC4 街相接, 成功地进行了一次中英场景的蒙太奇处理。

在拍摄过程中,他们遇到的另一个困难是二马在伦敦时的建筑虽然还在, 但内部结构却发生了变化, 家居已实现了现代化,几幢保持 18 世纪风格的名人故居, 又已辟为纪念馆, 不许拍摄, 为此, 祖绍先只好在伦敦记下室内道具的样式、风格及摆放特点, 回国后又观摩了大量年代相近的英国电影, 查阅了一些资料, 最后从北影道具库中找到一批, 又为 《二马》 的拍摄制作了 20 几件西洋家具,将其置入在青岛选取并经过改造的建筑中。
电视剧即将在青岛开机, 剧中饰演温都太太的英国女主角巴巴拉 · 威尔舍女士被祖绍先他们从机场直接接到了她在剧中的家。 她在看过 “自己的” 几个房间后,兴奋地喊道: “太像了! 这就是英国, 没想到你们能做得这么好。” 直到这时, 作为该剧美术设计的祖绍先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就是祖绍先他们的工作,拍摄这些电影、 电视剧, 让祖绍先付出了青春年华, 汗水艰辛, 尝尽了酸甜苦辣。
乡情悠悠
艺术家血管里流的不是血, 而是情感。 只有这样, 他们才能比爱更爱, 比恨还恨。祖绍先也是这样, 虽然他很早就已经功成名就、 百事在身, 但在他身上却一直能感受到对故乡、故人那种不舍的情谊。
1994 年, 我们 30 多位初中同学在长春聚会, 这时大家已分别 33 年, 很多同学在这些年里一次都没见过祖绍先。 但让人吃惊的是,每一个同学到来, 他都能叫出名字, 而且居然还能喊出此人当年的学号。 后来, 他为我们表演了一个节目镇雄天气预报, 就是把当时班里 56 名同学的名字和学号完整地背了一遍。

最近, 笔者又一次见到祖绍先, 在闲聊中,他竟然还提起我们俩在勤工俭学劳动时分在一个小组, 整天背着工具箱到各个教室修理地板和损坏不严重的桌椅。50 多年, 一个人的大脑里又植入了多少新人新事?但在他这儿, 好像同学的位置与记忆永远不会被排斥。
在这几十年间, 每隔几年的春节, 祖绍先都会主动给地址清楚的同学寄去一幅画作,恭贺新春。多数同学都知道这是很珍贵的礼物, 但也有人因此闹过笑话。一次, 我们一位同学的孩子出国留学徐州征婚网, 临行前找到祖绍先, 想要几幅画带给导师。当时这位女同学还不知道祖绍先作品的珍贵, 所以开口就要 6 幅。祖绍先二话没说,用了大约一个星期才完成了“任务” 。事后, 同学们再次相聚时, 这位女同学不仅追悔莫及地责怪自己那时是如何不懂事, 还讲了由此引来的麻烦。她说当孩子的导师得到这么多祖绍先作品时,猜想这画肯定是假的, 误以为是学生家长在欺骗自己。好在经过鉴定, 确认所有的画皆为真迹, 才对孩子及家长刮目相看。
1995 年,长春十一中庆祝建校 40 周年,祖绍先应学校之邀, 带着 100 多幅作品, 在长春市工人文化宫举办了个人“汇报书画展” ,感谢母校对自己的培养。笔者有幸参观了这次画展, 当我走近由 20 多幅作品组成的回忆青少年生活的单元时,当年教室外的柳绿莺啼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耳畔。此刻, 我感到那诗的平仄之间流淌着潺潺的情,从仿佛能听到流水声的画面蒸腾而起的是氤氲的爱, 而更多的则是他对母校不尽的感激和难以割舍的怀念。
自 1964 年来到北京, 祖绍先早已融进了这个都市。但从不掩饰自己来自东北, 有时甚至特意以这种身份招待南来北往的宾朋, 默默地为家乡的发展注入能量。
最近,祖绍先向我讲述了一件轶事, 他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北影当副厂长时, 接待了一个来自日本的访问团, 成员是 20多位原“满洲映画株式会社” (今长春电影制片厂前身) 代表。访问团中有几位特殊人物,其中就包括李香兰女士利辛天气预报。
李香兰祖籍日本佐贺,在东北被日伪统治时期, 是红极一时的歌星和电影明星。其中歌曲代表作有《夜来香》 、 《何日君再来》 、 《苏州夜曲》 , 在电影界则因 《支那之夜》 、 《热砂的誓言》 、 《白兰之歌》 等几部片子而走红贝因美米粉。抗战胜利后, 李香兰曾被当作文化汉奸, 与川岛芳子、 王丽娟、 周曼华等同时被起诉, 而且被判处死刑。后经查李香兰确系出生在中国东北的日本人, 所以 “文化汉奸” 的罪名不能成立。加之她本人除从事影剧事业外并未参与政界活动, 所以被宣判无罪释放。
返回日本的李香兰对中国感激不尽且依依不舍, 在重返影坛后便为自己取名 “香兰—山口” ,并自称是日本和中国的“精神混血儿” 。从上世纪 60 年代起, 她多次访问中国,成为中日友好的文化使者。
在与代表团成员交谈时,我发现这些老人对当年在满映的生活记忆犹新,特别是当他们听说我来自长春时,一个个更是兴奋异常, 争相打听长春的变化, 询问长春人现在还吃什么。这种氛围让我们之间产生了共同的思乡之情, 于是, 一个如何接待访问团的灵感在我脑海中产生。
吃饭时, 一个让我觉得忐忑, 却让来宾禁不住潸然泪下的情景出现了。因为用来招待客人的主打饭菜居然是红高粱米干饭、玉米饼子、 咸菜条、 烀地瓜、 葱白沾酱、 拌豆腐、 大子粥, 都是她们当年的家常便饭, 可几十年来再也没见过,却最能勾起对往事回忆的东西。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 我还安排了酸菜馅饺子和小鸡炖蘑菇。这两样东西, 即使是日本人, 当年也只能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吃到。
看到这些, 餐厅里顿时响起一片呜咽声,老人们个个老泪纵横, 全然没有了明星、 使者的架子, 忘记了国籍、 年龄的差别。
多年来, 我因公因私宴请过不少客人, 但让客人最满意、 让我最得意的, 就是请李香兰喝咱们东北大 子粥这次,因为这里有着浓浓的乡情。
今天, 祖绍先虽已年逾古稀, 但依然精神矍铄, 仍旧在为诸多社会事务忙碌着, 在续写他的 “幕后” 人生。继 2011 年出版 《影视置景工艺》 一书后, 由他编写的又一部集电影特技于大成的巨著 《电影特技美术》 也已于日前脱稿付梓。这些著作, 既有他致力于电影美工四十余年之经验和心血, 更有他与时俱进, 探索电影艺术与高科技数字影像完美结合的蓝图与畅想。 去年, 祖绍先开始担任中国电影美术家学会会长人头肉骨茶面, 今年四月, 他又被推选为国务院老龄办举办的中国第四届老年文化艺术节书画大赛评委会主任美国兵是废货。
忙碌之余, 每到兴致起处刘灿梁, 他还要挥毫泼墨、 点染丹青新野政务网。而且只要有朋自远方来, 总是不亦乐乎。
《文存阅刊》第四期

上一篇:钟馗传奇人少景美海鲜多,这个小城只有1%的人才知道!一年四季都美哭...-背包旅行摄影

下一篇:蜀山私服人民网评:国家公祭日,凝聚民族复兴的力量-甘德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