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贵阳八中人物|他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化解大事小事烦心事-平安时报

92 全部文章 | 2018年07月22日
人物|他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化解大事小事烦心事-平安时报
平安人物搜索

建房纠纷因证据无法落实,受害方多次信访讨要说法,他磨了近两个月的嘴皮子为对方讨回公道,房子结顶时被对方“强”请他吃上梁酒;
叔侄争山地打架,两次对簿公堂,他上山用脚丈量把地界划清,纠纷得以化解,叔侄和好如初;
父子因杨梅山纠纷打架,他一次次上门算亲情账,解开父子间的死疙瘩……
他是赵益明,仙居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一名普通民警,擅长调解,好多棘手的矛盾纠纷1区212,他一出手就能摆平,是所里公认的调解高手,也是辖区群众眼中的“调解王”。

1
“和事老”修复破裂兄弟情
2015年年初,福应街道的王氏兄弟因为争夺父母遗留下的一处房产屡屡对峙,小冲突不断,之前哥哥把弟弟家的门锁用502胶水胶住,大年三十,弟弟“以牙还牙”,恼怒万分的哥哥赶到弟弟家理论,双方大打出手,两人均不同程度受伤。
积怨已久的哥俩更是互不相让,你来我往,每月因兄弟俩摩擦引发的警情就有两三起。一年下来,哥俩两次对簿公堂,两任经办民警和村干部数十次调解都没能奏效。
赵益明接手后,先是找到村干部,村干部一听要调解这哥俩的矛盾立马直摇头。在赵益明的再三坚持下,最终村干部还是将兄弟俩约到了派出所。
“如果你们今天约我们来是因为这事,一切免谈魏嗣。”兄弟俩不约而同地“拒不合作”。
两次“约见”都以失败告终,村干部明确表示再也不愿参与此事。
赵益明仔细研究了之前双方互相损毁财物的案卷台鸽网,发现两人都各有一起损毁财物的案件证据确凿。
2017年2月23日,赵益明再次约两兄弟到派出所,讲了一下午,最终讲到祖屋时帝国雄心,又谈崩了。赵益明决定用法律震慑两人,分别对两人行政拘留7天都市猫忍。不料第二天,弟媳妇叫上人,把哥哥家放在老房子里的东西搬掉,兄嫂也不甘示弱,叫了亲属阻挠,双方冲突一触即发。
赵益明闻讯赶到现场及时制止,一位双方共同的亲戚也表示兄弟俩应该协调、和解。赵益明要了这名亲戚的联系方式。
“如果你们一直这样闹下去,迟早会有人坐牢,有人受伤,你真愿意吗?”
两兄弟一回家,赵益明就赶过去算起了法律账,说得口干舌燥,一句句肺腑之言,让兄弟俩渐渐沉默下来。
赵益明趁热打铁,马上联系那位亲戚一起出面,一家一家做兄弟俩的工作。
“我也知道,你们兄弟关系不好,你哥哥有一定的责任。”
也许是赵益明的理解击中了弟弟的心声,弟弟率先松了口,表态不再和哥哥发生冲突。
哥哥听闻后,态度也没之前那么强硬。
最后商定,哥哥占用的那间老房子归哥哥家,哥哥则答应把自己的一套老房子划给弟弟菊丸英二。
“真没想到,村里调解,法院判决,之前两任办案民警处理,都没有把我们兄弟的纠纷协调好不良家族,你这个小年轻却把我们兄弟俩的恩怨化解了。”
眼看亲情修复,弟弟很是感慨。
2
一份小工活暖了两家心
2011年11月,当了三年大学生村干部的赵益明成了下各派出所的一名15个行政村的管片民警。赵益明很快发现,这个“管家婆”不好当,从调解邻里纠纷到村居安保,局面一下子难以打开,他急得几天睡不着。
有老民警提醒他:“你当过村干部,会和百姓沟通酒神曲,了解他们的需求,你要发挥自己的优势。”
赵益明豁然开朗,做社区民警就是要爱管“闲事”“小事”,要经常在“鸡毛蒜皮”上较真,得像个“管家婆”的样。
从此,他就经常出现在村民家中王廷钧,与他们促膝长谈。每次进村只要发现谁家门窗没关好、车辆没锁好,他都要找人家聊聊,让他们做好安全防范工作,还将刚学会的防范知识演示给村民们看。
很快,赵益明便从一名公安新兵迅速成长为一名社区警务工作的多面手和业务骨干。
虎坦村村民张某,是一起损毁财物案的受害方。再过两天就是除夕,张某和对方却为这事吵得不可开交,大有干一场的意思,几轮“口水”下来,张某态度缓和答应接受调解,但要求对方把损毁的围墙恢复原状。
可大过年的到哪儿去请泥水师傅,行为人一方多方求人都请不到泥水师傅。赵益明好说歹说总算请了一位砌砖师傅,可找小工又受阻了。赵益明二话没说,撸起袖子自己打下手拌沙灰、提灰桶,正儿八经地做了一上午的“小工”《月光男孩》。
一份小工活暖了两家心。他的执着和真诚感动了双方当事人,双方一起干活砌围墙,损毁的围墙恢复原状,原本争得不可开交的两家化干戈为玉帛,双双握着他的手称谢不已。

3
贴心举动温暖寡居老太
瓜州村有位80岁的泮老太尼彩智能手机,三天两头到派出所报警乔治贝斯特,称自己被人投毒,说有人要害他ake小包子,贵阳八中要求民警立即调查抓人,而且脾气很大,稍有不顺,就对接待民警破口大骂,得不到自己满意的答复细川典江,就跑到局里“告状”。
对这位脾气火爆的泮老太,接待过她的民警都觉得头疼不已。
赵益明经深入了解,得知泮老太怪异行为的根源竟是抑郁症!原来,泮老太早年丧偶,子女都在外地打工陈启杰,平时寡居,不善与人交流,久而久之,得了抑郁症,继而还产生妄想症:老觉得有人要害她,黄杏初屋外一有点声音就觉得有人要拆她房子,家里猪肉、蔬菜烂了就认为有人投毒,到派出所报警。
了解情况后,赵益明专程赶到泮老太家,对老太认为已被投毒的食物取样辰楠旧事,并送到上级公安机关进行毒物检测,然后将检测结果送给泮老太看,消除老太心中疑虑。
检测结果出来后,虽然老太还是会隔三差五来所里报案峡江疑影,但言语间已温和了许多。
此后地命海心,每次泮老太来所里报案,明知结果是什么,赵益明都会不厌其烦按着老太的要求去她家认真“调查”一番。
慢慢的,泮老太把赵益明当成了倾诉的对象。
赵益明趁机劝说泮老太到医院治疗,一段时间下来,泮老太渐渐变得开朗起来,爱说话了,脸上的笑容多了,到派出所报案的频率也越来越低,即便来了,也是和大家有说有笑,还逢人就夸赵益明的好。她还亲手做了平安符送给赵益明,虽然赵益明不迷信,但很珍惜这件特殊的礼物,认真地把它挂在办公桌上。

?文/曹红兵
责编:麻雪莲 赵越

上一篇:小软健康枕 不好

下一篇:小说鬼王圣经42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