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费德勒桑普拉斯人生的旅程知青岁月(三)艰苦砺炼-辽宁知青之歌

82 全部文章 | 2016年01月10日
人生的旅程知青岁月(三)艰苦砺炼-辽宁知青之歌


 回忆录:人生的旅程~知青岁月讲述我们下乡到盘锦农村插队落户的知青,开始新生活的点点滴滴。整篇文章以讲述自己的知青经历,来部分窥视当年知青战友战天斗地的蹉跎岁月,以给后人启迪和回望。

 20世纪60年代初,盘锦还是一片人烟稀少的盐碱荒原,大面积的荒地和沿海滩涂尚未开发。当时,正值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这里自然成为辽宁省城市知识青年下乡的首选地。从1963年起,沈阳、鞍山、大连、抚顺等城市的知识青年陆续来到辽宁“小边疆”—盘锦。 1968年9月21日,我们沈阳大批知识青年进入盘锦,成为1968年以后沈阳市第一批上山下乡的知青郭紫欣。我们来到了这片土地,用我们如花的年华、如歌的青春邻居网,在这片荒原上度过了如火如荼的激情岁月,谱写了艰苦奋斗、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和无私奉献的青春之歌。知识青年和盘锦人民一道,开垦荒原,治理盐碱,挖沟修渠,硬是把“九河下梢,十年九涝”的盐碱地变成了色彩斑谰、繁花似锦的“鱼米之乡”。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就是我们知识青年战天斗地换新貌的真实写照。

 1970年,冬去春来,我们的知青生活又掀开了新的一页。盘锦决定在各个农场乡镇,准备对知青以军事建制进行管理,根据各大队情况实行清编、混编。 我们居住在刘家街的知青都从老乡家搬到了大队一处叫做胡家店的临时青年点,做为我们今后的住地。胡家店有十多间房屋,原已有青年居住,我们重新进行了安排,我记得每个房间分配有10个人,一个大土炕,睡10个人,也真够热闹的。 我在这里一住就是近两年时间,我记忆犹新的是:夏天,盘锦著名的大蚊子和小咬使劲欺负我们,把我们身上咬的到处都是红包,我们不想要都不行;到了冬天,我们住屋的房门关不严,北风呼啸着从门缝里使劲的往屋里钻,吹的我们脸手冰凉,一夜把我们冻得够呛,和住在老乡家完全不一样。我们几乎每天晚上睡觉时,都得全副武装,戴上棉帽子,捂住嘴,把能压在身上的东西全部压上,盖上厚厚的棉被睡在炕上。 早上醒来后,我们好不容易捂热的被窝,谁都不愿意起来去食堂打饭。于是我们规定10个人轮流值班,天天早上去伙房打饭。然后,大家在炕上盖着棉被,围着饭盆尽情吃喝车智妍,那种“共产主义”的生活至今让我难忘!现在回想起来,那样不寻常的生活,真的是一道知青生活独有的风景线!

 根据上级指示,我们新建农场邱家大队建制编为第十二营,三个小队分别为三个连编制,统一实行清编。上级还从部队派来了解放军,每个连队有两名解放军,按照部队编制和训练方法对我们进行培训。我们一连的解放军一名姓常,高高的个子;一名姓金,个子矮小,是个朝鲜族人。教员利用业余时间对我们进行了四五个月的军事训练,使我们基本熟悉了军事训练方法和部队的生活。

 不长时间以后,费德勒桑普拉斯上级又选派来了“五七战士”到青年点帮助管理,来到一连的是鞍山“五七战士”刘今铃一家,二连的是孙玉波一家。解放军战士几乎和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五七战士和我们同劳动,抓管理,有效地带动和促进了我们知青的健康成长。 我对“五七战士”刘今铃的到来是最欢迎的,也是印象最深的。因为我现在保存的那个时代的照片都是他给拍摄的。老刘是个多面手,爱好照相,而且还带来了照相机,所以至今我都感激老刘的奉献。是他给我们留下了那个时代的珍贵影像,才让我们的回忆,才让我的文章有了真实可靠的佐证。 照片是鞍山“五七战士”刘今铃一家。

照片是鞍山“五七战士”孙玉波一家。

 由于自己工作积极,表现突出,我于当年的五月四日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回想当初偷偷跑回城里的事情,还令我后悔万分! 我将这次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看做是我政治生命中的一个新起点,从此以后,我就要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做好党的助手,做好自己的所有工作! 6月份,大队找我谈话,让我接任一连连长的工作。由于工作环境变了,因此,我把看水员的任务交给队里,一心一意的做好我的连长工作。 时间飞逝,很快来到十一国庆节。我正带领一连战士做十一后开镰收割水稻的准备工作时,又接到了大队的通知,让我立即前往盘锦地区军分区报到,参加战备执勤和民兵骨干的培训任务。 这是我保存了48年的共青团团徽,是我年青时代的骄傲!

 我处理好手头的工作,将工作交给副连长后,打上背包前往盘锦军分区战备执班分队报到。 当时报到的都是各个农场的民兵干部,我们的任务除了执班执勤,保卫盘锦地区安全外冒险鳄园,就是进行军事学习和训练。由部队派丰富的军事教员教我们学习军事技能、军事必备课程和实战演练。 我们报到的人员一共30多人,几乎每个场、镇都派员参加。报到后,军区的解放军值班分队把我们编成了3个班。从此以后,我们就开始了100天的执勤训练。

 我们的教员是一位姓温的40多岁的解放军军官,由温教员以“毛主席的五篇哲学著作”为教材为我们讲课,让我大开眼界。讲课深入浅出,生动形象,针对性强,授课风格幽默诙谐,逻辑清晰,案例生动。每到上课时,我们都能以从来没有过的精力,聚精会神的去听去思索,也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就能把我们带入到课程的情境之中。他不仅讲解放军的历史,还讲毛主席的实践论,茅盾论等课程。真是让我们领略了一次人生的大智慧,让我们受益匪浅! 更多的时候,是训练我们操练技术,熟悉每一种武器。时间渐渐的进入了冬季,我现在记忆最清楚的,就是温指导员经常带领我们战三九严寒,卧冰雪训练,掌握不同环境下的射击本领。 但是。那是一种怎么样的训练啊! 现在回想起来还令我心有余悸。按要求,我们每天上午和下午各两个小时,趴在冬季寒冷的操场上,训练拿枪俯卧爬行和吊砖射击训练。爬行还可以,但长时间的趴在冰冷的硬土地上,一会身体就麻木僵硬,手脚冰冷,不光是我们从城里来的知青,就是土生土长的当地青年也受不了。于是我和其他人商量好,偷偷的拿出自己的小狗皮褥子,垫在身下,来缓解浑身的冰冷麻木。但好景不长,这事让我们的指导员知道了,使劲批评了我们。但在听完我们的诉说后,指导员进行了人性化的管理,缩短了每次趴在冰天雪地的时间,延长了训练时间,这使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体也逐渐适应了训练的强度和要求。除此之外,温教导员或其它战士经常带我们上街巡逻,做执勤工作。而我们最高兴的就是去街上行走巡逻,因为这比趴在雪地上好的多了。

 我们班共有十个人,来自十个农场乡镇武清人才在线。我们住在一个屋子里,共同的生活、学习和训练傻王闯天下,让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年底的一天休息时间,我们来到照相馆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纪念照,来纪念我们曾经战斗的难忘岁月。 我于离别之日,作了这首小诗。来纪念我们相处而难忘的100天。七律 于盘锦民兵值班分队 战备执班把武练,朝夕相处百余天, 阶级情谊胜兄弟,峥嵘岁月写诗篇。 飞雪迎春别战友,离别军校奔向前, 战天斗地换新宇土匪烟,喜看世界红一片。

上面的红宝书:毛主席的五篇哲学著作,就是我们在民兵训练时,温教导员给我们讲课的教材。红宝书的扉页是我在1990年11月12日写的,上面盖戳处的字写的是:辽宁省盘锦垦区值班训练队杨升华 。后面是在结束值班训练时,温保中教导员于1971年1月21日,用他那特有的笔峰为我题了:飞雪迎春 士新临。让我珍藏至今!

 转眼间,我们来到了农村已二年多。总结二年多的经历,我觉得我们的成熟与成长都是因为农村和城市的生活千差万别,有着城市青年人根本就没有见过的、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就拿最简单的来说,我觉得首先必须过两关:生活关和劳动关。 生活关是第一个考验。当时盘锦农村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喝的是坑塘里的盐碱咸水,住的是土坯或干打垒房亡灵持政。正如当时流行在我们知青们口中的顺口溜:“盘锦荒凉凉,一片荒草塘,乡路飞尘土,雨天泥浆浆。” 盘锦四大怪:“蚊子大、风大、厕所大、水缸大(指大水泡子)“。农村厕所大:男的满地欢,女的蹲大山(房山墙),地里干活蹲沟坎。”大水缸里猪打溺,鸭戏水,人们刷鞋、洗衣服,知青喝水还得担。” 我们刚来时,全部分到了各家各户,住土房,睡土坑,我们只是帮着挑水,学着烧炕。后来陆续地住进了青年点,自己做饭,自己烧炕。而且烧柴难。特别是春季,储备柴草已经快用完了,又逢雨季,地湿炕潮,跳蚤多。我们就经常开玩笑地说:“白天黑夜手不闲,白天插秧,晚上挠痒。”当时难以解决的困难有三凉,即睡凉炕、喝凉水、吃凉饭。中午饭多是运到地里吃,有饭盒的用饭盒;没有饭盒的,把铁锹放在水沟里洗干净,把饭菜放在铁锹上吃。所以,我们把铁锹、羹匙、破棉袄称为“知青三件宝”。 当时我们每人每月只供应1两豆油,盘锦盐碱地又不长什么蔬菜,我们的生活特别清苦,多数都是清水煮大白菜。所以我们常说:“雷打不动窝窝头,风吹不变白菜汤布兰登巴斯。”。 这张照片是青年点食堂李建华等人,在河沟里刨冰装袋,背到食堂做为生活用水。这还算好的,夏天吃的水都是水泡子里面的盐碱水,又苦又涩。

 除冬天之外,一年三季吃的水都是水泡子里面的盐碱水,又苦又涩。

 由于生活、卫生、劳动条件恶劣,我们一些人患了胃病、慢性肠炎、关节炎。 女生因着凉患病的比较多,如关节炎、妇科病、贫血等。最普遍的就是手脚冻疮,而且年复一年的发作,苦不堪言。这两年让我们经历了极为艰难的心理磨练和体能上的煎熬历程。 劳动关更难过。不要说垦荒种水田的农活我们没干过,就是工具我们大部分人都很少看过。铁锹这个看似简单的工具,但在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们手中如同千斤重。刚开始不会用,挖不动就用肚皮顶、用脚蹬,肚皮顶青了、鞋蹬破了,手上打起了血泡,血泡破了钻心地疼。黄子珈但还是干不出活儿来,完不成任务,苦累急得让我们呜呜地哭。

 盘锦种水田是需要水靴子的,刚来盘锦,谁也没有准备邓洪军,而且也很难买到靴子。春季育苗时,我们只能光着脚下到冰水中,不一会儿腿就被冻麻木了,脚还被冰渣子割出血口子。 夏季除草时,也是光脚下田。那时水田施用农家肥,水中微生物很多,许多人的腿脚被泡的又红又肿,疼得厉害,用手挠破了就冒黄水,继而又变成疮,晚上痒得睡不好觉,第二天还得继续下田干活。 秋季割稻子,刚开始我们根本就不会割,割手、碰腿的几乎人人都有过,从天亮干到天黑,腰都直不起来。 最严峻的考验是冬季下苇塘割芦苇。早晨三四点钟起床下塘,中午我们学着农工的样子,把玉米饼子放在怀里暖一暖就啃着吃,渴了抓一把地上的雪解解渴。晚上收工后,腰酸腿痛,手上扎的都是血口子,火烧火燎的痛。那时,“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绝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强心剂和止痛片李蕴桥。 还有,我们每年总要打几个“大会战”。即备耕大会战、育苗大会战、插秧大会战、除草大会战、收割大会战、脱谷大会战,冬季是水利大会战。劳动时间最长时一天达十六七个小时。正如流传的顺口溜:“一年到头大会战,早晨4点半,中午含着饭,晚上看不见。”

 据后来的一连连长杜学斌回忆当年的情况时,清晰的记得:当年恶劣的生存环境,真的是:天浑浑,草茫茫,风吹暴土是荒凉,每年两季风,每季六个月,成天刮的我们睁不开眼睛。特别是饮水问题,对我们是一个严重的挑战。直径大约百米的水泡它不仅水质苦涩,毎到盛夏,它还成为鸡鸭乐园,可是这样的水又成为我们的唯一的食用水和生活用水。所以每到这个季节,急性肠胃炎、红眼病就成为流行病,青年点战友们几乎全军覆没,真是痛苦难忍,只有集体组团到农场卫生所找大夫医治。大家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还能坚持下来,真的是不容易!

 艰苦的生活环境,繁重的体力劳动,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是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城里孩子无法承受的。但是,我们最终凭着“一颗红心”、满腔热血和坚强不屈的意志,终于闯过了异常艰苦的生活关和艰辛繁重的劳动关。 我们这些知识青年,从城市到农村,从孩子到农民,从温室的花朵到经历暴风骤雨,从稚嫩的身体到健壮的体魄,从激情四溢到理性成熟,从书本知识到艰苦实践,正是在这样巨大反差和轰轰烈烈的经历中,我们才深谙中国农村的落后和中国农民的辛劳。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我们的思想、体能、生活和感情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进入1971年,我们春节没有放假,执行巡逻任务,保卫城市,保障老百姓的平安生活。在这里度过了一个特殊意义的春节。 春节后,我结束了盘锦地区战备执班和训练任务,回到了新建农场十二营,又开始了新的紧张的工作之中。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篇:《人生的旅程黑豹突击队?知青岁月》之(四)茁壮成长。
感谢您的支持,喜欢就在右下角点赞吧!

上一篇:镰刀娘人生只有两件事靠得住-励志

下一篇:西安火车站北站人生是一个简单的过程-爱我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