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赢家斗地主人文羊亭丨羊亭镇两大景——西老河与高立顶-羊亭在线

89 全部文章 | 2015年09月20日
人文羊亭丨羊亭镇两大景——西老河与高立顶-羊亭在线
西老河
西老河老山狙击手,就是我们常说的“羊亭河”。羊亭河的主流源于北玉皇山山顶,经南江疃、北江疃、羊亭、港头、孙家滩、大西庄等村,西流至双岛港入海。全场10.6公里。流经羊亭时因在村西,所以羊亭人叫“西老河”。金柳妍从理论上讲,羊亭河属于山溪水,季节性河流,但是在羊亭村民的印象中杨立业,此河却自古以来未曾干过,即使现在也天天都有浅浅的河水淌过,而不成彻底干涸。河水从东向西,河宽两丈多,先前最深处有一人多深,而又从不泛滥成灾,淹没土地和庄稼死后文,更没有淹死过一个人。这里的“河伯”看来是相当善良的。

图片:秦炳建/摄
有老人谈起西老河时,“西老河”这三个字是连在一起读的湘潭县一中,几乎成了“西勒河”,你体会这读音,会觉得是那么热爱和熟悉,像呼唤他们家的老人一般。他们忆起小时候到河里叉鱼的情景,“有时候一鱼叉下去,竟能叉上两条呢!”
“不必下河,就在河沿跟着鱼跑,看鱼影儿过来就下鱼叉,那鱼多着呢,一叉叉上两条不算是件稀奇事!”
“嗨,那鱼多得很,你顺着河边走一趟,浑身就能沾满了腥气。”
高立顶
威海这儿叫“高立顶”的山丘特别多,但是其中最美的还得算是羊亭村村南面山坡上的那一座情牵日月星。那事实上是一道绵延五座山峰的如飞龙一般的山岭。最西面的一座最高,海拔二三百米,为一顶;依次向东,最东头的一座最远也最低,如龙的鱼形的为,为第五顶。而且五座山峰之间,像个等距,像五座屏风雄踞于东南之上,山上永远是一派绿苍苍的松树,成为羊亭大地上的一道引人注目的景观。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有一支游击队曾在这里血淋淋地与日本鬼子干了一场,游击队死伤无数。当时日本鬼子,天上有飞机往下扔炸弹,地上是机枪围着游击队四面扫射,游击队等于全军覆没。这天,高立顶上来了一个西府人,在高立顶山上游荡了一天。曾在山坡上遇到了羊亭一位姓刘的人,问:“这边就是高立顶不是网箱养黄鳝?”“正是。”那西府人遂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白布,展开来,布上有一道道用血画成的模模糊糊的什么图一样的东西。西府人道:“知道那年国民党游击队和日本鬼子打过一仗吗?我爷爷参加过那次战斗。我爷爷身受重伤七彩海象,那时他是游击队里的军需官赢家斗地主,身上带着部队的军饷南雄政府网,人都死得差不多了,我爷爷一看古田任三郎,自己死活也很难说,就把那军饷埋在了一处山洼里。我爷爷又蘸着血,撕下了大褂子的一块里子,画了这么一张示意图。临死时他把它交给了我,让我试试能不能找得到。”羊亭姓刘的看看那张示意图,黑色的血迹印了一布,再瞅瞅眼前这片高立顶铁腕女刑警。说,“这可到哪里去找?有这图和没这图不是一样吗?”军饷连同那些应该得到军饷的人永远地留在了高立顶上。
那一仗,从高立顶上囫囵下来的游击队员可以说是寥寥无几。有一个号兵是羊亭街上人,叫刘玉亮,中了敌人的子弹,仗着当地人对地理的熟悉,顺着山沟往南爬,爬到了山南坡,高立顶的前坡mc龙雨。日本鬼子打垮了游击队,就展开了拉网式的搜山。刘玉亮在爬下山的时候,遇到了北江疃一个看山的老汉夏某。夏老汉见满山的鬼子马上就要下来了,急中生智,将刘玉亮填进了一堆柴草垛当中。果然日本鬼子来了,问见没见有人跑到了治理。“没有没有,连个人影儿也没有!”
日本鬼子,用刺刀朝着那柴草垛一连刺了五六次,方才走掉了。看山的老人在草寮里为刘玉亮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刘玉亮就趁着暮色赶回了羊亭老家。
回乡以后,刘玉亮干起了屠宰行业海草房,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被安排在羊亭街上卖肉盛世官商。那时候猪肉紧张,卖肉需要肉票,小小的窗口外面,一天到晚总是排着怅怅的卖肉队伍。那天去了一个妇女买肉黄丝菌,刘玉亮接过肉票,“咔嚓”一刀劈过去,扔到秤盘上一称,正好,顺手就递了出去。窗外那妇女一看这肉,红的多白的少,立马就恼了:那时候王爷虐妃,人们都希望多割一点点儿白肉回家炼油吃,而没有人愿意割瘦肉的。那妇女嘟嘟囔囔越说越气,气急了就骂了起来:“你个老刘,真个不是东西,你不认得我,我可扒皮认得你骨头。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那年,要是没俺公爹把你藏在草垛里,你早就没命了,还在这里人五人六的,恐怕连骨头渣子也早没有了……”
刘玉亮在窗内一听,可了不得了,恩人的儿媳妇来了!
赶紧赔了笑脸,冲着窗口道声对不起,“大妹子!别嗔嫌,俺没顾得上,俺没看清,快把肉递给我,俺在给你重割!”
高立顶就在眼前呢,刘玉亮怎么会忘记旧恩呢?

上一篇:郭德纲老婆王惠人海沉浮,谁先释怀谁幸福-健康文苑

下一篇:百变郡主人民日报再推极简主义生活方式!醍醐灌顶!-头条早知道